关我D事

什么都不会写

你等的人是我吗 7

   这篇太久了,对不起。

因为写不好,见谅哈。

  大巴终于驶进那道森严的门,张晓波的那辆车最后才停,蹦下去的时候操场上已经站满人,千篇一律军绿迷彩服,布料是硬质麻底,走路能擦出声音。
有女生聚在一块尖叫,围着操场边的宣传栏喊“好帅啊!”。
张晓波走过去就笑了,眼睛迸出光芒,程霆的照片挂在里面,单是个侧脸,一排人由近及远穿着军装对国旗敬礼。
程霆在最前面,照片拍得真实,俊厉眉毛根根分明,毛孔和紧绷的下巴都很清晰。
背景是无际发白的跑道,三架不同型翼的飞机。这就是他的试飞场吧?

带队老师把喇叭调大一个音维持秩序,尖锐的呕哑嘲哳声,张晓波指着宣传玻璃问“我们去这儿吗?什么时候去?这儿在哪?”

老师举起喇叭对着张晓波耳朵喊“按学号归队!!”

第一天就是毒辣的太阳,第一天没有参观没有歇息。分完宿舍讲完注意事项就拉着人到太阳下面进行基础训练。

上来就是跑了三公里,学员们满头大汗,喘得像头牛,教官“仁慈”,站军姿十五分钟休息。
已经有女同学体力不支,晕了两个,教官丝毫不担心紧张,甩甩手就是下一轮。

张晓波一开始都能忍,扶着膝盖喘,教官在后面喊跑起来跑起来,他就咬牙接着踏上跑道,想到程霆的脸他就感觉复活了一点。

一天,两天,从三公里变成五公里负重跑。加了仰卧起坐,障碍训练,晚上站着军姿背夜航守则。
到了第三天逐个被放进一能转圈的大轮子里各个角度转上百圈,解了安全带下来的时候女生都哭了,眼泪鼻涕一脸。张晓波吐到胃里吐不出东西,那失重和速晕感,搅得五脏六腑翻腾,太难承受。

晚上有人偷着哭起来,说想爸妈。
床板硬到硌脊梁骨,翻一下浑身酸疼,张晓波看着上床板眼睛发红,他想程霆,教官说这训练不到飞行员的十分之一,你们还是减轻版。他不知道程霆原来过得这么辛苦,张晓波发现他对程霆的了解真的太少了。
他迫不及待要见到程霆,很多很多话想跟他说,想单纯抱抱他,问他累不累,还有累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

第二天午饭的时候张晓波没有去,他偷偷跑到操场宣传栏看,手掌贴着玻璃摸程霆的脸,张晓波刚吐过一轮,怎么都适应不了,吐得眼泪都憋出来,已经走了一半的人,他快坚持不住了。

有个穿深蓝色飞行服的走过去,无意看了张晓波一眼,明显震惊,快步要跑走,张晓波认出他,抓到救命稻草一样追过去。
那人只得闭上眼转身,张晓波按住他胳膊“认识我吧!程霆呢?他在哪?我能见见他吗?”

平头收回胳膊“我们队长出去了。”
张晓波一愣。
那人又急忙改口“领导找他有事儿。”
张晓波眼睛更大了,急切望他。
平头急了“哎呀,反正就是不能见你!”

张晓波担心地问“那……我什么时候能见他?”

平头丢了一句“反正就是不能!等过几年吧!”

张晓波要再说话,那人逃命似得刷卡闪进信息楼。
张晓波进不去,站在下面等,他想等到那人出来。
他想知道,为什么要几年……程霆去哪了,为什么他不知道,想着想着眼睛就酸。
从中午站到太阳隐匿,天色沉沉暗下来,张晓波腿疼,又不敢走,怕一走那人就出来了。
张晓波没等到人,又因为下午没参加训练被教官拎过去骂。
说他坚持不下去滚蛋,这地儿不是你来旅游的!
张晓波垂着头小声说,对不起,我不想走。

违反规定,张晓波做了100个俯卧撑,军姿站满三个小时才能去睡觉。

张晓波对着宣传栏站了一晚上,脖子没动过,盯着程霆的侧脸不眨眼。一眨眼睛就热,凉风刮过去刺得眼眶辣麻。张晓波吸吸鼻子,微微抬头看一排排寝室楼彻底暗下去,那边是尖锐缀钉子的铁丝网,鸟儿都不能落在上面,程霆就在围墙那边吧,看起来,离自己很近了。

第二天眼睛肿,嗓子哑,腿都不是自己的。张晓波几天就瘦了很多,两颊凹下去,眼眶下大大的黑眼圈,红血丝布满眼球,他洗了把冷水脸。教官过来拍他“不要以为这样就不算违反规定。”

张晓波站好垂头道“对不起,不会再犯了。”
教官问“用休息吗?”

张晓波摇摇头。

没有休息是明智的选择,教官激情慷慨地讲了飞行军区发展史,现有战斗机型号,优秀的飞行任务事迹,程霆提很多次,张晓波脸终于恢复点血色。

果然中午就带他们往铁丝高墙那边去了,带禁字关卡升上去,张晓波的心也一点点吊上去。

进去以后,旁边是端着真枪实弹的值班哨兵,肃穆的样子让一群想发感叹大学生深呼吸收进胸口。

一望无际的发白试飞道,高大的金属悬挂门轰然落下,战斗机徐徐被推出来,旁边不停有人吹哨指挥方向,从机头到机身完整出现在阳光下,褶褶生辉,太炫酷了。
他们捂住嘴来不及感叹,机腹就发出声音凭空长出尖削锃亮的机翼,像雄狮生了翅膀,威风凛凛。
教官在旁边喋喋不休讲“这种扁平噱,维持纵向平衡的就是你们常说的鸭翼,飞机纵向振荡发散,为了抑止这种纵向的不稳定,目前只有采用电传操纵系统的飞机才能使用鸭式布局……”
张晓波眼睛逡巡这上面的所有人,衣服都一样,远看身材也一样,戴上头盔更分不出来!
战斗机下面有人吹哨喊“三队!三队!”张晓波一震,三队队长不就是程霆!

眨眼功夫两排飞行服站好,有人喊队长,张晓波盯着黑洞洞的入口,慢慢走出来一个人,张晓波心狂跳,摘帽子的时候张晓波都要叫出来了,————可惜不是。
那天的平头对着那人毕恭毕敬喊一声“队长。”

张晓波越来越蒙,程霆……呢?
教官拉平头过来喊他帮忙带队,平头一眼就看到前排的张晓波,头大得闭上眼。
快参观完一整圈,程霆半个影子都没见到,张晓波实在忍不住,跑上去拉住他“你能告诉我……”

“不能!不能!你别问了!”

张晓波站着不动了,大眼望着他,盛满希冀和担忧,委屈极了。
平头受不了他这样,拍下脑门喊
“哎我就搞不懂了我们队长上辈子欠你钱了怎么着!你怎么这么阴魂不散!执行任务你给搅黄,警察局还能碰着你!千躲万藏都到这儿了你还能找过来!”

接下来的话让张晓波思考不了。

平头说,第一次见你那天我队长就因为去找你破坏纪律。要不能被关局子里吗!
关进去倒好,你后脚又来了,上级让他赶紧归队写检查,他呢,找你找仨小时!
你有什么话啊,说仨小时啊!

这就算了,我们队长这么牛逼!那低空擦飞你知道多难吗!你知道干扰情况下还能射击百发百中意味什么吗!

去美国这机会多难得啊,谁不想去啊?上边儿都定好了,内天你给他打一电话,得,他说违反组织纪律就违反,说什么也不去了。
领导发话不去就停飞,现在后勤部,天天拧螺丝,镐油,他娘我看了都钻心!

张晓波捂住耳朵不想再听,眼眶又开始红,鼻子惹得酸,喉咙难受死了,胸口被每一个字扎着。

他以为,所有的主动都是他,他昨晚站在那儿心里骂了程霆一万遍,想为什么自己谈恋爱要这样受罪,承受这么多,凭什么?

他现在只想骂自己,你凭什么让他为你这样。

平头激动地要揍人一样,突然后面有人出来低声道。

“苏-37的发动机好了,来签字。”

听到这个声音眼泪再也忍不住了,魂牵梦萦的,思念连着泪吧嗒吧嗒掉下来,根本停不了。

平头尴尬转身喊“队……队长……”吓得一溜烟跑没影儿。

程霆惊了一秒,就走上来,摘了手套摸摸张晓波的脸。
是真实的。

张晓波哭得更凶了,视线漫模糊,特别想看清程霆,只能不停地眨眼,一眨眼泪就滚下来。
程霆指腹给他擦泪,问“怎么哭了?”

然后看到张晓波胸前许诺牌子的学生卡,勾起唇凑过来“有这么想我?还潜伏进来。”

张晓波想离他近,双手却去推他。

程霆忽然贴紧他鼻尖问:“我现在想亲你,可以吗。”

评论(84)

热度(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