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我D事

什么都不会写

现在看文的每一天要好好珍惜了,不,活着的每一天都要好生珍惜啦。

不论怎样,我永远都爱程队长😢

真cp的定义是什么呢?
公开恋爱?结婚?生子?离开?
都不是
我们连自己的爱情都不敢保证坚持 又怎么会去严格要求别人天长地久
有一个瞬间 我和他们都觉得 这是真的
你们就是真的
离开了这个瞬间怎样都跟我无关
我存在的意义是看到瞬间 而不是定义永恒 ​​​

你等的人是我吗 番外3

这是哪门子番外啊。





那顿饭吃得极其难熬,饭桌上除了张学军,剩下的所有人都各怀心事。
张学军跟程霆聊得酣畅,张晓波很久没见他那么满面红光了,一张嘴絮絮叨叨,讲以前他也在部队待过两年,张晓波望着他,第一次觉得张学军老了,人老了才用这种口气讲过往。

老爷子还高兴地把珍藏了好几年的酒拿出来,快50度的高粱酒,程霆也不推脱,一直挂着淡淡的笑陪他一杯接着一杯。

饭桌上泾渭分明两派。

这边邓俊鸿不停给张晓波夹菜,张晓波却闷头只盯着一盘花生米吃。

期间程霆的目光偶尔扫过来,都是冷冷的,张晓波也没机会插嘴,一桌子人就听着张学军一个人慷慨激昂,最后许诺终于熬不住了,支支吾吾说太晚了,得走了。
一个人说要走,张学军才看了看表,他早就喝高了,脸红脖子粗嚷着指挥张晓波送他们。
程霆最先站起来,明明喝得不少,走路却还是军人那副沉稳模样,自始至终也没跟张晓波说话,现在又走在几个人最前面,完全没有回头的意思。

几个人在巷子里沉默得厉害,许诺撞撞张晓波的肩膀,指指前面的程霆,那个背影又冷又硬,像座冰山一样难以接近,张晓波不情愿地摇头,邓俊鸿一只手揽着张晓波的肩膀,用力搂了搂他。

“我在学校等你啊!早点睡!”

张晓波眼睛和心思全在前头,看到程霆已经打了出租,他想叫,嗓子里却堵了石头,根本发不出声音。

邓俊鸿和许诺也走了,张晓波回家张学军已经醉得瘫在沙发上哼哼,张晓波叹了口气,把桌子上的东西全收了。

收拾完已经将近十二点,张晓波提着垃圾出大门,刚把手里的东西扔进垃圾桶,他就发现黑乎乎的巷子口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没灯,光黑逡逡的一个轮廓就足够让张晓波血液凝固————程霆又回来了。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在那里站了多久?

张晓波还没问出这些问题,一股浓烈的酒气突然靠近,腰被按住之后张晓波整个人被粗暴地推到墙上。

张晓波气都不敢出,程霆的眼睛烧红了,恶狠狠盯着他,然后要把要牙齿咬碎似的一字一顿道。
“张、晓、波,我、宠、坏、你、了!”

“敢让你在我面前跟别的男人搂搂抱抱!”

“这是第几次了?!啊?!”

张晓波还没开口,嘴巴又被程霆的手死死按住了,程霆几乎是吼出来的。

“别说话!每次你一张嘴我就想揍你!”

这时候张晓波才意识到他和军人体力的悬殊,他从没见过程霆如此失控,这让张晓波感到恐惧,他气都出不了,程霆像头被激怒野兽,他死死盯着张晓波的脸,呼出的酒气又冲又危险,张晓波因为缺氧整个人颤抖起来,眼睛没出息地湿润了。

程霆阴戾的脸找回了些理智,他愣了一下,慢慢松开了手,张晓波大口喘着,像个哮喘病人一样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声音,一瞬间他真的以为程霆要掐死他了。

夜深人静的巷子,只有张晓波半咳半喘的声音传出来,听起来很渗人,程霆定定地看他,神情从暴戾变成了恍惚,他用拇指捻了捻张晓波湿漉漉的眼角,动作温柔得跟刚才判若两人,张晓波这才发现程霆不仅是眼睛,连两颊都是红的,明显喝醉了的迷离状态。

程霆突然半个人瘫在张晓波身上,张晓波手忙脚乱扶住他,可程霆垂着的手臂搂住了他的肩膀,埋在他颈间的脸缓缓蹭了蹭,张晓波整个人僵在原地动弹不得,因为那不是酒气,张晓波感觉到有更热的液体浸湿在自己皮肤上。
张晓波不相信那东西是从程霆脸上流出来的,他那么高高在上,那么冷静,永远都是沉稳的模样,但是自己脖颈里的脸那么湿,那么烫,脆弱得好像他一动就碎了。

张晓波挣了挣,程霆的声音哑的不像话,他低声质问。

“张晓波,你为什么,为什么总来招惹我?”

“两年前就算了,现在呢?”

程霆像是喃喃自语。

“我删了你们所有人的电话……酒吧我也不去了……你为什么,还能找到我……”

“为什么!”

程霆从来没有那么失控过,部队教他服从纪律,教他临危不惧,就算被枪顶着脑门都不能眨眼睛,但是有一个人非得三番两次闯进他的世界里,让他一次又一次突破心防,最可笑的是他一个军人,被感情左右付出了牺牲,最后却被告诉都是他一厢情愿,那所有的温柔深情都是假象。

张晓波眨眨酸涩的眼,他想起来两年前也是这种巷子,他攥着程霆衣领第一次吻他,他永远忘不了程霆回应他的时候自己没出息的模样。

那一刻,他整颗心活生生被挖出来,流着血,不顾一切地往程霆怀里塞。

张晓波忘了怎么七手八脚把程霆拖到了家里,程霆躺在床上醉得一塌糊涂,平日里严肃冷硬的军人样子都没了。

张晓波站着看了他一会,确认他睡着了才扭身要离开,装了感应器似的,他刚回身就被程霆拉住了手,张晓波心里针扎一样难受,他蹲下身慢慢把脸贴在程霆的手心里,程霆好像是醒了,眯起眼迷茫地看着他,张晓波眼眶又忍不住酸涩起来,程霆的神情忽然变得无可救药的温柔,他摸了摸张晓波湿漉漉的眼角,张晓波像是被打开了压抑许久的开关,他把脸往程霆手心不停地蹭,程霆无力地勾起了笑,说了一句话。

张晓波把耳朵凑过去听,程霆半梦半醒似的,扣住张晓波的后脑勺。

“我现在想亲你……可以吗?”


谁能想到不眠的跨年狂欢都是16年的事儿了呢。

wcdnnhvmmcatgethkxvnm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