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我D事

什么都不会写

你等的人是我吗 6

[没营养的一章过渡]

[自己都嫌难看]

[不要放弃我,下章上大招]

窗外蝉声叫得人昏昏欲睡,教室里中央空调嗡嗡作响,冷气打出来泛白,室外温度高到蒸熟人,大太阳火辣辣,晒得柏油马路和塑胶跑道锃亮。

张晓波趴在桌子上看秃头教授指着ppt嘴里唾液横飞,旁边的人低头玩手机的,睡觉的,小情侣偷着笑调情的。

张晓波摸出手机按亮看,下午还有两节课,他不耐烦翻个姿势压住手背打算睡一觉。

屏幕这时候蹦出条短信,许诺发来一句

“还上通信技术呢?”

张晓波一只手按回去个“额”

张晓波浑浑噩噩要睡过去的时候下课铃声打得震耳膜,张晓波身子哆嗦下,睡意全无脑子发胀,重重踢了前面人椅子一脚。

前面人没回头骂了句。

张晓波起来打算骂回去,抬头就看许诺坐得很近冲他笑。

张晓波揉揉眼哼了句

“笑得跟个傻逼似的,苏凯文离婚啦?”

许诺掐他眼睛瞪圆怒道:“你就不能小点声!”

张晓波好整以暇撑头看他“真的假的?”

许诺猫弧勾得贼溜溜,清清嗓子说“咳,想不想你那个,男,朋,友, 啊?”

“男朋友”三个字说得强调又变味,张晓波耳朵根一热。

“操,滚滚滚。”张晓波头转到那边窝起来。

“我要是滚了你就见不着了啊”许诺凑他边儿上说得神神秘秘。

张晓波腾地转回来,问他

“什么意思?”

那晚程霆说完三人还没反应,眨眼间他就上车走了。

张在昌迟疑问“那个…许诺,刚才他是不是说…分手?”

许诺看着同样傻眼的张晓波点头,“是的。”

张在昌上去重重拍张晓波一巴掌,“行啊你!什么时候儿搞上的啊?”

许诺指着他起哄,“请客请客!”

张晓波和他们坐在烧烤摊上的时候脑子里还是嗡嗡乱响。

“一点法律常识也没有。这么蠢。”

不对,不是这句。

“知不知道我多担心。”

不不不,不是这句。

张晓波大脑电影似倒带,突然捕捉到那帧。

“那你现在知道了,是要跟我分手吗?”

轰一声,后知后觉脖子红到耳朵根。

张在昌和许诺还缠着他问,“你俩到底什么时候好上的?”

张晓波喝了口扎啤,自言自语道“是啊…什么时候?”

“小爷什么时候答应了!”几串羊肉签子突然拍在桌子上。旁边几桌人往这边侧头。

许诺吓得差点把签子戳嘴里,回头不停道歉“不好意思啊我朋友喝多了。”然后瞪张晓波,“干什么呢?”

张在昌不理他俩,乐呵呵叼着块里脊肉敲屏幕。

张晓波内心有预感,果然点开屏幕微信已经刷屏。

无非是很多人回不相信,艾特替他康康抱不平。

张在昌气的拍桌,按过去一段语音。

“我说你们怎么那么傻逼哄哄的?人,程队长!程霆,听好了啊!今天晚上专门开车,部队的车,见过没见过你们?专门送我们晓波回来,拉手回来的!”

“送回家不能证明啥?康康!你出来,程霆送你回家过吗!不服是吧?你们把耳朵洗干净听清楚了,程队本人说,亲口说的,和我们晓波在一块儿了!听明白了吗!来来来大伙红包发下份子钱啊”

张晓波被他这段话说得臊,过去抢他手机,塞一串金针菇进张在昌嘴里“你孙子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

许诺倒啤酒认真道:“我觉得他说得挺好的,本来我就看不惯康康整天炫耀那股劲。”

和张晓波杯子碰一下接着补充“重点是程霆根本不喜欢他。”

“现在好了。大家都知道程霆是你男朋友啦,看谁敢放大话。”

张晓波被“男朋友”三个字搞得脸热,人生里第一次忽然出现完全陌生身份和位置,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做好准备。

操,跟个妞儿谈恋爱他都没这么臊这么紧张过。

他好像……也没跟妞儿谈过恋爱…操操操…他更生气了。

程霆这个男朋友的身份却是万分不合格。

整天见不到人,说不上话,天天和许诺在一起看着他对苏凯文犯花痴,苏凯文笑得宠溺回应,许诺还有动不动小声调情:

“老师”

“老师…”

“…老公…”

张晓波吃嘴狗粮闭上眼,我这辈子都不会喊这么掉份儿折价儿丢人到姥姥家的话。

程霆上次问他为什么不打电话。张晓波暗搓搓骂一句,老子天天早上晚上吊着一颗心打过很多次,都是无法接通!

打通过一次,张晓波当时在发廊弄他的头发,造型师跟他喋喋不休推办卡服务,张晓波突然认真问一句,“染那个颜色真的显白?”。

后来张晓波就染了棕栗色,旁边学程霆,剃了点,还是有刘海。

当时吹完是真好看,发型师非得拉他拍照发微博,洗头小妹羞涩问他要电话,说到电话张晓波摸出手机按了程霆的号码。

阳光晒得睁不开眼,张晓波以为又会是机械音,谁知道那头突然接通,张晓波还眯着眼晃着走,一下就被定住。

“喂。”

“啊?喂……我是……”

“我知道。”

张晓波光听声音脸开始烧起来,走到一棵树下避太阳,程霆那边是螺旋桨还是什么机器运作的嗡嗡声。

“我是不是打扰你了?”张晓波小心翼翼问一句。

那头停了十几秒没说话,噪音越来越远,听着是换了地方。

“没有。”程霆回答。

这让人怎么接下来讲什么?就说俩字儿,张晓波抠着树皮的纹理鼓嘴。

“想我了?”那头又接一句。

张晓波心一跳,想着要不要承认。

“我也想你。”程霆又说。

操操操,光打电话就这样!明明正常不过的情侣间对话,让他一说就脸红心痒。

“那你什么时候能出来…”

“训练多,上次我又出事,管得严。”

“哦哦,没事儿,等你能出来再给我电话呗。”

"嗯。挂了。”

那头毫不留情的嘟嘟音搅得张晓波心凉,编辑一条短信发过去,“会等你的,记得找我。”,那边一直没回。

后来整整两个月,没电话,没短信,没消息。

张晓波掰指头算,这频率,一年只能见六次!追星都觉得太少了点吧!

尤其是许诺天天回来讲,苏老师今天有多温柔多帅,张晓波觉得在挑衅他。

现在看着许诺手里那张军营体验表,地址赫然打着程霆那所航院,张晓波伸手去抢,抓在手里看一眼又扔回去。

“你丫跟这儿逗我呢?你们系的活动拿来给我显摆?”

许诺白他一眼“你是不是谈恋爱谈傻啦?”

张晓波恍然大悟。

“你说你叫许诺不就得了,拿着我胸牌学生证,我跟我们班长说好了”许诺眨眨眼。

张晓波躺在床上想象,也就是说,不只是见他那么简单,能见他训练,穿军装,飞行服,搞不好能看到他开飞机!












评论(31)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