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我D事

什么都不会写

你等的人是我吗 5

〔短一章的小过渡不知道写了什么〕

许诺在阳台低声讲电话,时不时小心地回头看看。

“我知道啦,嗯。苏老师……我……老师……”

张晓波盯着许诺露出的那点侧脸,突然红了一层。然后用特别小的声音叫了一声

“老公……”

张晓波手里的水杯哐当就掉了。

许诺猛地转过头,眼睛瞪得和站在后边的张晓波一样大。

一个忐忑。

一个惊恐。

“晓波……你怎么突然回来”

“停停停……你让我先捋清……你丫别告我听错了啊”

苏凯文。

老公。

加上做贼心虚打电话的动作,张晓波灾难性地闭上眼。

那天他说的那个

“小三”

“破坏家庭”

“丫我见了一定拉着去苏凯文家给他老婆看”

这几个词的对象就活生生站在自己跟前。

许诺那被捉奸在床的样子让张晓波更确定。

许诺一张脸通红,嗓音带了颤,结巴又哆嗦。

“我……晓波……我不是……”没说完,眼眶红得比脸都厉害,眼泪迅速滚出来。

张晓波一愣,吓得不轻,从没见过许诺哭,手忙脚乱去桌上拿抽纸。

许诺整个身子都在抖,张晓波小心翼翼拉他坐下。

不知道怎么打破这个尴尬局面。他也不会安慰人,自己说出去的脏话也不能收回来。

客厅里的钟表嘀嗒声砸进耳朵,片刻难捱。

张晓波呼了口气,坐在许诺面前,又深呼吸一下,灌了口水。

“程霆,你知道。”

“上周我去酒吧不是找他算账,我就是想见他……”

许诺突然抬头。

张晓波心跳加速被看穿似的。

“是!我总是想着他!”

“我可能喜欢他,我不直了!”

“还跟他亲嘴了!我主动的!”

许诺眼睛瞪得比之前大。

“现在咱俩清了,成不成?你丫给句话啊!”

张晓波一张脸憋得通红,这不是交换秘密吗!

许诺咽咽喉咙,拿起张晓波的水杯喝了一大口。

“你怎么……”

“丫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那样被他摸了……可我也摸他了!不亏!”

许诺急忙道“我是说你怎么不早说!”

张晓波一愣。

“他今天去警句找康康了!”
许诺急得拍他大腿。

“说是一个月,现在没两个礼拜放了,还说是男朋友保释的!”

许诺跟张晓波跳上出租车,整个身子都抖,声音急得带哭腔变成了张晓波————————

再快点……啊!

张晓波从口袋里翻团皱巴巴的各色儿纸币,急得就差把手机扔过去。

快点啊!多少钱你开啊!!成不成啊!

张晓波是热锅上煎,就恨不得坐上火箭。旁边的许诺是害怕多一点,忐忑拍着张晓波的肩膀,也安慰自己似的:“没事吧应该……你不用……”

“怎么能没事儿啊!他都进去了!康康那孙子净他妈…”

十分钟前————许诺刚说完康康被“男朋友”保释出来这条新闻。

张晓波还没张口骂,另一条直接扎过来:

康康在群里刷屏。

“我跟程霆没关系!”

“不管他贩毒还是吸毒我真的不知道!”

“我跟他什么也没有啊!”

来龙去脉从张在昌那里描述清:

程霆被翻出白粉包,衬衫口袋里。

康康急于撇清关系。做了尿检还抖着重复——不认识,没见过,不知情。

张晓波赶到直接就往警局审讯室钻,几个警察都差点拦不住。

小兄弟……哎……不能随便进

我不是闲杂人等!

丫我是证人啊!

张晓波和许诺被带进去。审讯室有点暗,白炽灯昏昏沉沉吊着,程霆坐在中间椅子上,看不清楚表情。

看到张晓波进来那瞬,程霆身子往前动动,探腰确认似的看了眼,重新坐回去,抬手捏了捏眉心。

“头儿,这小毛孩说自己是人证。”

  “看到他贩毒人证?哎可太好了!来来来坐这儿坐这儿”

张晓波眼睛直勾勾望着程霆,这灯丫这么暗,朝阳区警局这么穷,不给换个亮点的,想看什么都看不清楚。

“姓名”

  “啊?”

“啊什么啊,看我!”一年轻警察敲桌子。“问你叫什么啊”

“张……张晓波”

   “年龄?”

“那什么……周岁虚岁啊……”

年轻警察抬头看了他一眼。

“哦哦……那个22……”

“家住哪儿啊什么职业?”

“丫这也问啊!……”张晓波急得高了个音调。

“你这儿跟谁丫呢!”年轻警察笔突然一摔。

“那成啊。你倒说说,你怎么就人证了呢?”那个被喊“头儿”的笑着看他。

“内……内晚我一直跟他在一块儿呢!他不可能去贩毒!”

“一直一块儿呢?你男朋友啊?”

张晓波一听这个形容词,瞬间通红脸。小声说“他衣服都被我撕烂了,上身我都摸完了……衬衫里不可能有东西……肯定别……”声音越来越小,鸵鸟似的低着头,脖子后面都红一片。

“哎哟,巧了,我前脚刚放了个一直一块儿的"男朋友"。”年轻警察语气有了点笑,转着笔。

张晓波一愣。脸红的原因变成彻底的尴尬

“这可真得问问我们程队了,哪个是男朋友啊?”审讯变成德云社相声。

张晓波紧张又尴尬地看他。

程霆没扭头,对着前面道“我不认识他。”

什么东西突然冻住了。如果那人再说一句,会立马碎了扎进五脏六腑吧。

一个是急于跟他撇清关系说不认识他。

一个是担心到不顾脸面奔过来被告诉不认识。

张晓波不知道自己怎么被许诺拉着走出审讯室的,他头埋得很低,一直咽喉咙。

刚到门口就看到一群人穿着航院军装乌压压过来,砸场子似的,有个路过的时候瞥了张晓波一眼,然后停下来回头仔细照着看看。

一把拉住张晓波胳膊,“哎,你怎么在这儿啊。别走,你可别走啊,我队长马上就出来!”

是那晚开吉普接程霆的那个平头。

“这帮臭警察,尤其是那个什么头儿净他娘看队长不顺眼。”说完跟着人群进去了。

许诺拉拉张晓波。“要不我们等等?”

张晓波低头不说话。丢人丢到家。

许诺现在肯定也以为自己吹牛逼吊到那个“万人迷”了吧。

张晓波梗着嗓子道“就他妈知道说不认识。”

“第一次去找他丫就说不认识。”

“张晓波三个字有他吗这么难记吗”

“不如你好看好歹我也当过班草……”

末了补了句:“不认识……丫小爷也不认识这么王八蛋的人……”

张晓波盯着鞋尖骂得难过死了。

突然许诺拍他:“出来了!”

程霆在最前面,披整齐的军装外套,边扣扣子边被人拥着往外走,长腿俊臂。

好看的肯定是军装。嗯。肯定是。

一群人在门口说着什么,那个年轻的警察跑出来给程霆送帽子,点头哈腰,跟对自己判若两人。

程霆戴上帽子转了转。又压压帽沿往车门那走。半个身子都进去了,那平头突然拍程霆的背指指不远处树底下的张晓波。

程霆跟他说几句话,一群人上车走,他自己往这边过来。

第一次见一样,长腿军装,棱角分明,脸是,身材也是。

许诺都看得直眼。戳戳张晓波“太帅了点吧”

他走得越近张晓波头越低,刚才骂人的气魄早就没影儿。

许诺圆眼凑得特别近悄悄说“你脸又红了……”

“脸红怎么了!丫你叫苏凯文老公我说什么了!”张晓波抬头喊,想从许诺这儿把心虚掩盖掉。

谁知道抬头就看到程霆站在面前,帽沿下眼睛还是那么吸人,跳着昏黄的路灯,波光粼粼,撞进去就走不出来。

许诺识相跑掉。

时间静止一瞬。

程霆走近一步,帽沿几乎贴住张晓波额头。

他低声问“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张晓波低头躲着他的眼睛。太坏了。明明知道这样看自己一点抵抗力也没有。

张晓波吸吸鼻子“为什么给你打啊我认识你吗……”

腰上突然多了只手,那手稍稍用力————就差胸膛贴胸膛。

“张晓波。”程霆叫他名字,连名带姓的严肃。

该死,不看眼睛声音也这么好听。

还有他胸膛里的心跳。

砰砰砰。

“你知不知道这样多危险,万一我是故意拿你做人证,后来换了衬衫。你又怎么知道带毒的不是我?”

“漏洞这么多还进去作证。”

“怎么这么没有法律常识?”

“嫌你案底不够?”

“这么蠢。”

张晓波低头不吭声,心里一阵委屈,丫你不感动就算了还跟班主任似的训我。

委屈还没完,耳边轻轻添了句。

“知不知道我多担心。”

法律有没有规定说这种话也是犯罪。

胸膛擂鼓似的。他的心跳怎么这么快?

等等……这好像是自己的心跳声。

张晓波脸一阵热,这次有地方躲藏————直接埋到对方颈窝。

然后脸被更滚热的唇蹭着,张晓波偏头把嘴巴递过去,那两片柔软就把他的唇瓣含进去。

不像上次那样略带霸道,这次温柔地太溺人,太热,舌头太缠。

不像上次那么一片漆黑毫无章法的亲吻。

路灯下他的睫毛好长,碰在自己脸上痒痒的。

张晓波贪心地睁开眼,梦里才有的近在咫尺的眉眼,挺俊的鼻梁,正出神。

突然唇瓣被人一咬。

张晓波一顿。那人贴着他的鼻尖道。

“认真点。”

说完又缠进嘴里,一下下勾着舌头亲他,绵长深吻。

程霆便宜占了个够,把张晓波抵在树上揉他的胸和腰,连耳垂也没放过,含着咬着低声跟他说话。

那个年轻的警察路过,张晓波看到臊得要死,程霆扣着他的手回头。

那警察点头哈腰:“哎……程队。还没走呢?”

程霆不耐烦看他一眼。那人赶紧补一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多有打扰。”然后一溜烟没影儿了。

程霆开车送他回去。走到门口撞上许诺和张在昌。

张在昌指着程霆一脸不可思议“你怎么在这儿呢!不是带毒进去了吗?”

“我是蹲带毒嫌犯的。”

许诺眨眨眼道:“哦!那你就是卧底!电视里那种是吧?”

程霆点点头。

张在昌豪气拍拍他肩膀:“我就说嘛肯定有误会,康康知道得后悔死了哈哈”

张晓波嘟囔:“净让人担惊受怕,丫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程霆看着张晓波,勾起唇角。

问“那现在知道了,是要跟我分手吗?”

三个人一齐愣住。




评论(10)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