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我D事

什么都不会写

这句“想你”在我嘴边打了千万次的转转,最后还只能咽回肚子里,它现在还在那儿疼着,腐蚀着我的肠子,腐蚀着我的胃,它是一块永远也消化不了的砖,见棱见角地硌在那儿,动不动都疼。“想你”,是如此简单就能吐出来的字吗? 什么算“想你”?一次偶然的夜不能寐,还是无休无止、没日没夜的无望?一瞬间的怀念和永远的不能自拔,只是“想你”和“很想你”的差别,不说也罢。

评论(2)

热度(55)